苏子澈

[守望先锋][R76]Sweet Soul[HE|短完]

萧昱然🐤:

summary:莱耶斯不说话了,莫里森觉得自己猜对了答案。他是莱耶斯成为死神后看到的唯一的活的灵魂,所以现在他拿自己根本没有办法。
字数:6110字

灵感来自@SOMILKY 奶抬抬的图。哎呀蹭脸,哎呀一言不合就打架的老情侣年轻心(?
整天坐吃抬抬们的粮变得异常懒惰,自己没了脑子!灵感都是来自抬抬们的,为了证明我没出坑来除个草,再次表达我的爱❤️
总之R76超好!大家来入坑来蹲坑(?)呀!




*


漓江塔的夜晚似乎永远都是明亮的。这里融合了一批世界各地的美食,商贩们昼夜不分地叫卖,巨大的霓虹灯招牌与电子屏幕总闪烁着斑斓的色彩,以及徘徊在上空的无人驾驶的巡逻飞艇。这个城市就像安装了一架永远不会关闭的永动机,时刻将自己置于夜晚的黑暗与人造的光明的交界里。
晚上九点钟,莫里森抱着他的重型脉冲步枪,闪身藏进了一家废弃餐厅的吧台里。这里距离守望先锋特工们的任务地点非常近,大约有五百米左右的距离,虽然视野并不怎么开阔,但门前龟裂出道道裂纹的墙体能够将他遮得严严实实。
一切准备就绪,他本该在两分钟后组织进攻,护镜早在之前的几波正面对战中冲能完毕。但不巧的是,莱因哈特的火箭重锤临时出了些状况,而这次他们没有把那位工业专家带在队伍中。
刚才的那波冲突让守望先锋这一方损失严重,他们只能选择放慢速度。眼下,受伤严重的人全部留在临时基地里治疗,齐格勒博士骨折的左臂上甚至用医用绷带和废弃木板随便吊了起来。
时间所剩不多,莫里森决定独自一人前往,在靠近据点的地方找个合适的观测点,然后安静等待伙伴们的集合。安吉拉在他出发前一再确认他的生物立场还有多少能量,莫里森坦言相对,那些新科技在战中消耗得飞快,几乎所剩无几。
“我们仿佛在打一场没有胜算的仗。”安吉拉擦净脸上的灰尘,叹了口气,天使之仗前端的治愈光芒似乎都黯淡了些,“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
莫里森点了点头,于是安吉拉用唯一灵活的那只手给了他一个拥抱,拍了拍他风尘仆仆的后背。
“自己小心,杰克。”她说,“加布里尔不会因为看见你而分心的。”
她说的是实话。就在刚刚结束的那波对冲里,加布里尔·莱耶斯甚至连一丝迟疑都没有。他用双持的地狱火霰弹枪枪口直指莫里森的眉心,然后毫不犹豫地连续射击——多亏离莫里森最近的安吉拉冒着骨折的危险飞过去推开了他。
上一次死亡离他如此之近,莫里森几乎能看到漆黑的子弹从火山口似的枪口迸射而出,弹尾在弹道上拖出一片黑色的烟雾。就像莱耶斯能够悄无声息地传送到他身后那样,四颗子弹将死亡的气息清晰地送到了他的面前。
加布里尔·莱耶斯就是这样。为了他自己所执着的那份荣誉,甚至不惜像曾经的老友开枪。
就像一个名副其实的“死神”那样。

晚上十一点钟,夜幕将所有的自然光悉数遮挡住。莫里森坐在餐厅的吧台后面,护目镜被天花板微弱的灯光折射出一道痕迹。红外线探测使他能够清晰地看到据点里的防守安排,以及几乎没有体温的死神。
这一天的夜里没有星星和月亮,浅薄的雾笼罩在这座中国的城市上空,巡逻飞艇的发动机轰鸣声从远处传来,模糊得像是经过了三层水质透析。
紧急治疗过的其他特工们以最快速度赶来,每个人看起来都乱七八糟的。莉娜的一撮刘海软塌塌的落在额前,她一边努力把它捋回该有的位置,一边乐观地笑道:“嗨,我觉得我们这次一定可以赢。”
安吉拉握着她的天使之仗,露出一个赞同的笑容。莫里森则是点了点头。他摸了摸胸口的位置,说道:“出发吧。”
守望先锋的六位特工们从漓江塔据点的侧门攻入,在被发现入侵痕迹的一瞬间,莱因哈特就立刻释放出他巨大的电子屏障。这位英雄就像一座山似的顶在他们前方,很快就开始承受着一波猛烈的伤害冲击。
莫里森察觉不到其他人掩藏在任何地方伺机而动的气息,这第七波正面冲突竟然意外的容易,胜利女神很明显完全倒戈在他们这边。然而安吉拉的手臂已经令她隐隐吃痛,莱因哈特的屏障出现蜘蛛网似的巨大裂痕,就连猎空都再一次感到体力不支。
没时间再耽搁了。莫里森果断地在据点的十字窗口下地安放好生物立场。他无心再去思考为什么莱耶斯要放弃之前的计划,战术目镜启动后,士兵以最快速度解决掉据点里的几个黑爪喽啰。
最后一个人应声倒下,据点里一时间安静无比,隔着遥远的距离,他们都能听到漓江塔中心传来的热闹的喧嚣。然而这份安全来得似乎太过突然,他们没有见到作为头领的加布里尔·莱耶斯。那片浓雾般的黑色影子约莫在看到守望先锋们进攻无望后就失去了性子,于是选择早早离开了这份势在必得的成功。
莉娜欢呼了一声,与其他人一同去后面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里检查他们需要争夺的物资,莫里森选择一个人呆在据点里。他微微放低了脉冲步枪,低下头来出神地看着这把陪了他多年的武器兼伙伴。
脉冲步枪的金属制外壳在据点里中国风灯笼的照射下熠熠生辉,一层柔和的光沿着窗户延伸进来,整个据点里都亮堂了不少。透过折射,莫里森注意到外面的雾似乎更重了,于是他向前走了几步,看到从那间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里走出来的莉娜正开心地冲他挥了挥手,那些柔和得像是蓝色宝石一样的星光正在她周围旋转跳跃着。
然而下一秒,莉娜的表情变得惊恐起来,胸前的时空装置登时迸射出一道刺眼的白光。她似乎想要向莫里森的方向冲来,或是利用胸前的科技倒流时光。她举起脉冲双枪的手竟然在发抖——莫里森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他惊讶于这个一向操作精准的飞行员竟然也会有犯这样错误的时候。
夜晚的黑雾越来越浓重,它们在莫里森周围丝丝缕缕漂浮悬游,又慢慢地聚集成一团看不清的黑色雾气。莫里森感觉到粮那阵熟悉的冰凉,它们从他的后脊椎上肆意蔓延,就像成千上万只噬骨的蚂蚁,然后是依旧熟悉的沙哑的声音攀在了他的耳旁:
“Death is everywhere.”

莉娜·奥克斯顿的尖叫像一把锋利的匕首,划破了这短暂的安全与宁静。
“不!杰克————!”

“砰!”


*

杰克·莫里森在一片混沌中苏醒过来。
他的意识非常不清楚,脑袋像是被莱因哈特的重锤冲击狠狠撞在了直布罗陀的山脉上再反冲回来。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在他眼前的一切都是混沌而黯淡的,似乎还有一些隐隐约约的轮廓,物品或者是人类——可是他什么都看不清。他想找到一些光源,于是他抬起自己的手,想要去抚摸那些似乎就在眼前的物体时,他看到自己的身体竟然在发光。
那是一种非常神奇的景象,就好像之前哈娜网购回来的雾气火山灯。这种小装饰品有点类似空气加湿器的原理和构造,一打开开关就会有橙色或是粉色的雾状光环绕在灯座周围。哈娜非常喜欢它。
而现在,莫里森自己就是那个耸立的灯柱,他被一圈圈金色的柔和光芒若有若无地环绕着,连周围黯淡的黑暗在这光的照耀下,似乎都显得熟悉而亲切。
那光芒似乎有无数道源头,每一个起点都在轻轻触碰他的身体,不断亲吻他的脸颊、手臂和掌心。
莫里森敢肯定他最后的记忆停留在漓江塔的据点里,莉娜的表情十分惊恐,她在尖叫,在大声地警告自己,然后举起脉冲枪对准自己——身后的人。
加布里尔·莱耶斯。
是的,他开枪了。
莫里森觉得这没什么——他们本就是站在不同立场的敌人,就像数年前莱耶斯执意要去带领暗影守望,和守望先锋分道扬镳是一样的。他们早在那年的会议上就决裂了,就像终于走到岔路口,要顺着不同的河床流入不同的海洋的河流。莫里森喊莱耶斯的名字,但他连头都不肯回,直到他成为死神也没有。
这都是应该的。谁都不能怪谁。两个倔脾气的男人凑在一起会有什么好结果?以武力来论事?年轻时的莫里森不屑于此;以民众心之所向来决定?莱耶斯从不吃这套。所以他们的事情永远没有结局。
他们的命运早就不归自己掌控了。社会舆论压迫着他们,大众潮流席卷而过,他们只是国家在沙滩上淘出的两粒沙子,所有人都身不由己。
就连死亡也是,谁都不能怪谁,不是吗?
好了,停下,就到这里吧。莫里森一遍遍劝说这样的自己。别再这么怀念过去了。我们谁都回不到二十三十岁的年纪了。
莫里森开始尝试着在这片区域里走动,然后用手去触摸那些模糊的轮廓,意外的是那些东西竟然会有真实的触感。然而这里的一切都太冰冷了,就像南极科考站旁的冰山,当他用手心贴上去时,那些冰凉的怪物都在层层掩盖下觊觎他人类的温度,争先恐后残忍地吞噬着他流淌着的血液的温暖。
莫里森收回了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被霰弹枪开出的血洞竟然没有一丁点存在的痕迹。他又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莱耶斯的铭牌还放在那里,但他没有把它取出来的想法。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周围的景色一成不变,莫里森根本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多远,直到他终于累了,选择停下了脚步。
他就近靠在一片离自己最近的黑色轮廓上,闭上了疲惫的眼睛,在察觉到温度的来源时,忍不住挨上了那隐约的温暖。
下一秒,他听到了加布里尔·莱耶斯沙哑嘲讽的声音响起:“你是谁家养的小狗吗?”
“莱耶斯?”莫里森警觉起来,“是你在说话吗?”
话刚落莫里森就觉得周围的黑暗震动了起来,另一个黑色轮廓忽然从上方出现,卷着他离开了先前休息的地方。
“你离我的脸太近了。”莱耶斯说,“我他/妈还以为是谁家养的小狗在舔我。”
“这是哪儿?”莫里森问他。
“你认为我会在守望先锋的基地里?“莱耶斯说,“别费劲挣扎了,你死了,现在只是个灵魂球而已。”
“死了?”莫里森低声重复了一遍,“所以现在……”
“只有我能看见你。”
“那还真够呛。”莫里森忍住笑容,他觉得自己完全能够想象莱耶斯现在的表情。
“有什么好开心的?”莱耶斯冷哼了一声,“你现在看起来就像个一无是处的小火苗,幼稚,没用,只要我随便一捏就会噗得灭了。所以你能不能搞清楚现在的状况?”
“不太能。”莫里森诚恳道,“现在是什么状况?”
“你死了。”莱耶斯说,“变成灵魂球,现在在我手上。”
“那太糟糕了。”莫里森评论道,“你一定非常不想看见我。”
莱耶斯不置可否,“你有这个自觉让我非常愉快。”他说,“你们的守护天使应该也可以看见你,但是很遗憾我决定先把你带回暗影守望,这样你的特工们就可以一边懊悔失去了你,一边打开那份假的任务补给了。想想那副模样吧,杰克,你们当时的表情可真天真,我早就说过……”
“我现在是什么样子?”
莱耶斯沉默了一下,“金色的。”他说。
莫里森笑了起来,“谢谢,你以前也这么说。”
他抬起自己的手,盯着掌心遍布伤疤的痕迹,“所以看在以前的份上,你可以不要说那些了吗?”
莱耶斯不说话了,大概就像以前那样会转过脸生闷气。他永远是个暴脾气,就算现在被改造成一副不人不鬼的模样……莫里森想起莱耶斯最初的话,他碰到的那些轮廓是莱耶斯吗?
“如果蹭到你的面具你会觉得痒吗?”莫里森问他。
莱耶斯冷声道:“不会。”
也就是说刚刚他摘下了面具,而自己正好碰到了他的脸。莫里森重新坐了下来,试图想象自己现在会是什么模样的——一团金色的耀眼火苗,一个小小的灵魂球,现在,对他而言全世界能触摸到的轮廓就是莱耶斯,这种童话故事似的现实颇具那些小姑娘热爱的浪漫风。
但他们这些老家伙早就不合适了。莫里森需要回到守望先锋,以鲜活的人的姿态,他记得安吉拉说过自己可以看到尚可拯救的灵魂,在她的眼里,那些生命带有金色的阳光般的希望。
“安吉拉可以让我活过来,对不对?”莫里森问道,“金色的灵魂,她说过这代表我还有救。”
“安吉拉·齐格勒看到的灵魂是金色的,所以她可以救你们的命。”莱耶斯说,“但是省省吧,杰克。我是死神,你现在有没有点儿自觉?你认为我会救你吗?”
“你当然会。”莫里森说,“因为我是金色的。”
莱耶斯不说话了,莫里森觉得自己猜对了答案。他是莱耶斯成为死神后看到的唯一的活的灵魂,所以现在他拿自己根本没有办法。
“你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败笔。”
莱耶斯最后总结道。
莫里森不置可否,他低下头摸了摸胸口,那里贴身放置着两枚几乎一模一样的铭牌。这些银色的冰冷金属早已被他的体温染上了人类的热度,他想起当年他每次都在战前执意收走莱耶斯的铭牌,然后挂在自己脖子上,警告莱耶斯如果不能活着回来的话,就别想把这玩意儿要回去。
那个时候的莱耶斯往往会对他比个中指,狠狠捏着他后颈的皮肤,就像轻松掌握一只不乖的狮子的软肋,他不会说任何一个字,只是用带有新鲜雪茄味的嘴给他一个全是烟草的撕咬般的吻。
加布里尔·莱耶斯就是这样。他也可以为了杰克·莫里森所执着的那份感情,在残酷的战场上像个将死之人似的摸爬滚打,然后拼死回来。
就像一个不太合格的“死神”那样。
这个不太合格的死神当然也会让他重新成为人。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莫里森都保持着一颗灵魂球的形态。他不得不跟随莱耶斯的饮食起居,甚至是上战场。
“你可以带着我去谈判桌。“莫里森靠在他的肩膀上,打了个哈欠。现在他已经能熟练地在一片混沌中分辨出莱耶斯身体的轮廓了,“等我恢复了一定会把情报带回守望先锋的。”
“省省吧,小子。“莱耶斯抖了抖肩膀,莫里森差点儿摔下去,“我有那么愚蠢吗?”
莫里森耸了耸肩膀,重新坐好。他不知道现在自己在莱耶斯眼里是什么样子,灵魂球会耸肩吗?莱耶斯能看出他所有的变化吗?但莱耶斯一定知道自己刚才的话是在开玩笑,他只能触碰到这个似乎冰冷的死神,也只能听到他一个人的声音。
对他来说,作为一个灵魂球的世界里,唯一会发光的只有他自己,而莱耶斯构成了这个世界的轮廓,换句听起来很矫情的话,莱耶斯现在是莫里森的世界。
“其实你没有那么冷。”莫里森说,“我觉得我能察觉到你的体温。”
“那我把你丢火炉上试试?”莱耶斯说,“或者找一个盘子,下面用打火机烧,也许没一会儿你就可以在上面热得跳踢踏舞。”
这就是他们的生活,每天斗嘴,吵架,就像他们年轻的时候,莱耶斯还会掐着灵魂球(实际上是莫里森的腰)拼命晃他企图让他闭嘴,而莫里森挣脱他的手后会第一时间去不停地踢他的脸。
唯一尴尬的就是,暗影守望的其他人都看不见莫里森这颗金色的灵魂球,但他们可以看见莱耶斯。
莫里森无数次听到黑百合或是那位新来的姑娘黑影在莱耶斯身后偷笑,黑百合甚至问道:“莱耶斯,死神也会有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或者是脑子?”
那个时候多半是因为莫里森在踢莱耶斯的脸,而从莱耶斯的视角看去就是一团金色的灵魂火苗在疯狂地往自己脸上扑。他不得不伸手去挡,把它甩开,然而莫里森就像只刚出生的小狮子,明明乳牙还没长全,却对扑倒猎物有着异常高昂的兴趣。
“够了!“”莱耶斯咆哮道,“快叫安吉拉·齐格勒把你带回去!”
“省省吧,你之前说我是什么来着?你这辈子最大的败笔?”莫里森灵魂球学着莱耶斯之前那副冷冰冰的臭脸和口吻,“你甩不开我的。”
莱耶斯的确没办法甩开他,于是第二天他们照例一起起床,莫里森挨着他的脸坐在他的肩膀上,他们去哪里都得一起行动。
这样也不错。莫里森想。他越来越像哈娜床头的那盏雾气灯了,拴在加布里尔·莱耶斯身上,就像个属于死神的挂件。


*

一个月后,莱耶斯忽然说道:“杰克,你可以滚了。”
“什么?”莫里森站起身来,“安吉拉来了吗?”
“来了,她现在就站在你的对面。“莱耶斯冷哼道,“只有这个星期是停战期,赶快治好他,回你们的守望先锋去吧。”
莫里森注意到莱耶斯不再说话,也许是安吉拉在说什么,但他听不到,只是紧接着莱耶斯又暴怒起来:“赶快走!”
莫里森很快就离开了那些他异常熟悉的轮廓,他从加入守望先锋起到现在都非常清晰的线条,它们离自己越来越远,那些属于莱耶斯的,就像当年他们分道扬镳一样,现在他们又要分开了。
“加比。”这次莫里森终于喊出了他的名字,“以后见。”
莱耶斯沉默了下,说道:“快滚吧,金毛。”

这样太好了。莫里森想。这几个月里莱耶斯都充当了他的世界,现在,他能把莱耶斯的轮廓记一辈子了。
莫里森感觉到自己周围的金光在逐渐散去,连同阴霾似的黑暗与混沌,他的意识陷入迷茫,又重归清澈,他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到他刚刚加入守望先锋时,莱耶斯站在他的床边,说:“我承认,你的金发还不错,很像昨天的奶油爆米花。”

他一边说,一边打了个响指,指尖冒出一颗金色的灵魂球,像一朵阳光般温暖的火苗。




THE END

关于安吉拉说了莱耶斯什么。
“没想到你能像养小孩一样养杰克,我真是错看你了,加布里尔。”
噶:“……滚吧。”

评论

热度(190)

  1. 苏子澈萧昱然🐓 转载了此文字